Site Overlay

见鬼实录——那个传说中灵异体质的人之1:木屐鞋的声音

黄金城 报导:

前言,本文的故事80%都是基于真实故事修改作为故事写下来的,剩下20%是改变时间线或者经历的人,毕竟是打算把所有的故事连载一部长达10万字的小说,没有时间线就会很乱,谢谢各位观看!

1、木屐鞋的声音

在外人的眼里,陈伟东是一个心思很细腻的人。作为一个男生,一点都不像男生那样大大咧咧,反而经常像个女生一样被吓到。

好在,他只是心思细腻得像女生,其他方面都符合男生的特质,加上他长得好看,脾气也好,又乐于助人,所以他在学校的人缘也不差。

坐在教室里在用电脑模拟考试的陈伟东被身后的人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是同宿舍的小古。

他手里拿着一本练习册,无辜的笑问:“怎么?又吓到了?”

陈伟东有些歉意的看了小古一眼,对方不甚在意的挥挥手,示意他不用放在心上,转身就跑出了教室。

陈伟东是一名在读的大二学生,他来自深山。别看他现在外表光鲜亮丽,温文尔雅的,但他有一个非常阴暗的童年。

这个阴暗,倒不是他爸妈虐待他什么的,而是他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的糟糕。

陈伟东是一个留守儿童。父母为了赚钱,生下他后就奔赴一线城市打工赚钱,他的爷爷奶奶看不起他的妈妈,对陈伟东父母的婚姻非常不看好,所以一直没有接纳他妈妈,顺带的,也没有接纳他。所以幼年的陈伟东就只好跟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了。

外公的房子在一个山村里。陈伟东的外公魏老先生是这个村的村长,深受村民的爱戴。

魏老先生之所以深受村民爱戴,除了本身是个踏实做实事的穷村官之外,还有另一个特殊的身份,就是“看事儿的”。

说是“看事儿的”也不太准确吧,毕竟电视上演的那些阴阳师啊,仙姑啊都牛逼哄哄的,这家驱个鬼多少钱,那家化个凶多少钱的。陈伟东就从来没见过他外公画符驱鬼。

也是因为小山村,偶尔有上门来求助的都是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村民。一方面事不大,他外公不好意思收钱,另一方面也是村风淳朴,不像外面大城市那样物质化。

可就是因为他外公的清廉,害惨了陈伟东。陈伟东外公是一个村长,好歹也算是个村官,但是却比村民还穷。

房子是土黄色的泥砖堆砌起来的,盖在深山里的最深处,一出门就是一望无际的山和坟头。陈伟东就是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后,才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以前村里流行土葬,谁家有人过世了,稍微有点钱的人家,就出钱买副棺材,将逝者连同棺材在山里挖个坑埋了,这还好一点。

要是遇上没钱的,就随便拿张草席将逝者随便一卷挖个坑就埋了,这才苦了小小年纪的陈伟东。有一段时间,陈伟东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每到夜晚,陈伟东总是能听见人穿着木屐鞋走路的声音,一开始,他以为是外婆半夜起床上厕所,于是他也没多在意,半大的孩子,半夜多半是睡得死沉死沉的。

直到有一次,陈伟东又被木屐鞋吵醒的时候,他也觉得他尿急。那时候穷,村里没有接电,照明工具不是蜡烛就是油盏,为了避免房间失火,房间里一般放的都是油盏。

陈伟东摸索到火柴,迷迷糊糊的点上油盏,睡意朦胧的提着油盏去上厕所。

放完水后,陈伟东又听到了木屐鞋的声音,他试探的喊了一句:“外婆?”

没有人回应他,木屐鞋的声音也停了下来,陈伟东心里‘咯噔’了一下,莫名就觉得心慌。于是他又试探的喊了一句:“外婆?”

还是没有人回应他,但是木屐鞋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听声音是朝他这边的方向走来了。

陈伟东这下是真的怕了,提好裤子撒开腿就往他外婆的房间方向跑。爬上他外婆的床,钻进被子里瑟瑟发抖。

上了年纪浅睡的外婆被陈伟东的大动静吵醒了,借着油盏微弱的光摸到陈伟东,将他的头拉出被子骂了一句:“大半夜的不睡觉,瞎折腾什么?”

陈伟东说不出反驳的话,他不敢说话,他怕。他只是流着冷汗在被子里发抖。外婆见他没有说话,就下床将油盏调灭。回到床上躺下再次睡着了。

陈伟东不敢睡,他一直惊恐的在等木屐鞋的再次响起,等了很久,木屐鞋都没有再次响起。陈伟东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是睡得很不安稳。

睡到天亮鸡打鸣的时候,平时赖床的陈伟东今天也是破天荒的鸡一打鸣就醒来。看见旁边原本熟睡的外婆不见人影,他喊了几句外婆没人回答的时候,他想起昨晚以及以前听到的木屐鞋的声音,联想到外婆可能被他们捉走了,哇哇的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他外婆才闻声走进来,抱住他在怀里哄着。陈伟东已经哭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赖在外婆怀里不肯下来,外婆没法子,只能抱住他去熬粥。

早饭时候,早起外出干活的外公也回来吃早饭,看见陈伟东红着的眼睛取笑道:“哟,怎么?那么大男子汉还哭鼻子,羞不羞。”

陈伟东羞红了脸扒着饭不说话,好一会才抬起小脸一本正经的问:“外公,你昨天有听到有人穿着木屐鞋走来走去吗?”

闻言的外公外婆相视一眼,都停止了进食的动作,外公放下碗很严肃的问他:“你昨晚听到了木屐鞋的声音?”

陈伟东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听到啊,每晚都能听到,我以为是外婆起夜。昨晚我也尿急,我就去上厕所,然后我听到脚步声向我走来,又没看见人,我就跑进外婆房里跟外婆睡的。咱们家是不是进贼了?”

严肃的气氛被陈伟东的最后一句话打破了,外公扑哧一笑,又重新端起了碗:“哪来的贼,咱家有什么东西能让贼惦记来偷。你今晚跟你外婆睡吧。”

夜晚降临的时候,农村没什么消遣的节目,村里的人白天干了一天的活,一到晚上就早早洗完澡睡觉。陈伟东家也不例外,再加上陈伟东家附近说方圆十里只有他一户人家也不夸张,所以陈伟东跟着外婆早早洗了澡上床睡觉。

睡到半夜的时候,陈伟东又迷迷糊糊听到了木屐鞋的声音了,他挣扎的醒来,想去叫他外婆起来抓贼。他往旁边一摸,外婆不在床上,被褥也是冷的。他小声的喊了一句:“外婆”。

没有人回应,但是外婆却提着油盏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坐在床边跟他说:“伟东啊,怎么醒了?你不要走出去,听话睡觉。”

说完外婆就提着油盏又走了出去,房间陷入了一片漆黑。陈伟东的眼睛渐渐的适应了黑暗。就摸索着下床。

他也很想听外婆的话好好睡觉,但是他又非常好奇。挣扎了一会,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即使没有照明,也不妨碍他熟门熟路的走出房间。

陈伟东一走出房间就是大厅,他躲在房间门口,看见他外公言笑戚戚的翘着二郎腿坐在主位上,他外婆则是有些拘谨端着一个茶壶坐在他外公的旁边。

陈伟东顺着外婆倒茶的方向一看。那边坐着一个穿着一身棉衣的女人,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还有点漂亮,比陈伟东的妈妈大一点。女人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同样穿着一身棉衣梳着两根鞭子的小女孩。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陈伟东。

陈伟东竖起食指摆在嘴唇中间,示意小女孩不要出声。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对着陈伟东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很久没有玩伴的陈伟东也对小女孩友好的笑笑。

从那以后,陈伟东就再也没有半夜听见木屐鞋走路的声音,也没有再见过小女孩。直到陈伟东上了小学一年级,在学校发生了一件事后,他才又见到小女孩。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