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公路诡事之分叉路

黄金城 报导:

今天老马和领导出差的第三天,下午四点多和合作方就签完了合同,本来领导说晚上在这个小城市里吃个饭,然后再让老马找个地方娱乐娱乐,老马心领神会,这个地方他熟,知道哪里有“娱乐娱乐”的地方。

可是当他正美滋滋地计划着要带领导去一个地方时,领导的手机就响了,是上一级领导,让他们连夜往回赶,说第二天集团领导要来公司,他必须在场。

老马的美梦破碎了,本来都在电话里联系好了一个姑娘的,可是却放了人家鸽子,为此他的心情有些低落,却还不能表现出来。

此时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正依着座椅后背看着窗外发呆的领导,五分钟前,他们刚刚上了盘山公路,他记得再往前不远就是被当地人叫作圣地的仙圣山,说是圣地,是在山上有座道观,叫作仙圣观,在很久很久之前,有老人说那道观里住着神仙,那些年前香火鼎盛。

可是在近几年的某一个暴雨之夜,一道雷突如其来地把那道观的顶给劈了个洞,着了一场火,火被熄灭之后,这附近就不怎么太平了,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白天还好,就是到了天黑,这一段路都没有车辆往来,在那道山梁前有个分叉口,很多车宁愿多绕十几公里从山梁另一面的路口再拐回这条公路,也不从仙圣山下走,因为有人听见山里有像狼嚎一样的声音,还有人看见有很多人从山间走过,身上有黑色的长毛,这些传闻真真假假让人无从追究,但,人嘛,总会拿这些有的没的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一来二去,传的越来越诡异,这一带就成了今天这个状况。

此时再有五公里就要到仙圣山了,老马本能地就要变道走分叉路,可是远远的,却看见有一辆警车正停在分叉路口,有几个交警正在查车,老马忙慢下来,因为他晚上吃饭的时候喝了几杯酒,当时并没有接到要连夜回去的电话。

“老赵,咱得直走了,他们查酒驾呢。”老马对身后的领导说了一句,赵经理立即抬头看了看前方,他也喝了些酒,不然他可以替到老马的位置上去。

“怎么办?”老马又问,赵经理果断地说:“直走!”

老马立即变道踩下油门向前冲去,有个交警向他们招了招手,可是老马已经把车飞快地开了出去,交警身上那泛着夜光的制服很快就消失在了倒车镜外。

当老马刚吁了一口气,扭头看见路旁的石碑上写着仙圣山时,他才想起这一段路的传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他绝不能调头回去被查出酒驾,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向前开,一面想着,那些不过是传闻,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怪力乱神的事,全是迷信!

往前开了大约有五分钟,他的广播里突然发出吱吱啦啦的声音,他忙伸手拧了拧,所有的电台都发出这种声音来,于是,他一把将广播关了。

他再一次看了看领导,赵经理已经闭起眼睛打盹了,他也打了个哈欠,竟然有了一丝困意,但他马上摇了摇头,车外的公路两旁是高大的石头山,没有一丝光亮,笔直的公路上只有他的车前两盏车灯发着让人昏昏欲睡的光照着车窗前毫无新意的深灰色公路。

他向车窗外看看,两旁的高山全是一片黑色,竟然连月光也没有,更没有路灯,而他再看看倒车镜,也没有其他车辆。

他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来扔进嘴里,他需要用烟草来给自己提提神,可是,就在他刚刚拿过打火机要点燃的时候,他突然看见车的前方竟然有一道白色的影子哗一下从车窗前划了过去。

他一惊,香烟从嘴里掉在了膝盖上,手里的打火机也从手中滑落不知掉到哪里去了,而同时,他一脚刹车踩下去,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公路上响起,惊醒了正在打盹的领导。

“老马你干嘛呢?”赵经理愠怒地问着并向车窗外看了看。

刚才是看花眼了?老马揉了揉眼睛四下看着,可是黑漆漆的公路上什么也没有,两旁还是像刀切一样的山壁,可是,刚才那个东西就在车灯的范围之内飞快的跑过去,甚至于,他还觉得那应该是一个人!只是太快了,并没有看太清,也许只是山猫之类的东西?

“哦,没,没什么,可能是眼花了。”老马迟疑地说着重新发动了车子。“开慢点,注意安全。”身后的赵经理拍了拍他的座椅,他应了一声继续向前开去。

被这么一吓,老马顿时精神多了,车继续向前开,又开了大约五分钟,老马远远地看见前边路边有一个影子!一个白色的影子!

老马的眼睛不断地看向那个影子,越开越近,他看见了那个影子就站在路边,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衣裤,头发垂在肩上,似乎是看见了车灯忙抬手向老马用力地招手。

“是想要搭车吗?”身后的越经理应该没再睡,此时他也看见了那个人,并对老马问着,老马点了点头,但他的车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赵经理也发现了这一点,对他说:“不如搭他一段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没有别的车。”

老马盯着那个身影说:“是啊,那么这个人,是哪里来的?”他迅速地看了一眼赵经理,越经理似乎也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说了句:“那就走。”

于是,车从那个白色的影子身前快速地开了过去,老马在和他交错而过的时候到了那个白影的脸,似乎是一个人,好像还是个学生因为他看见那人背后还背着个书包。

也许是离家出走的孩子,走错了路吧。老马有些懊恼地想着,不过已经走过了,就算了,希望还有车路过可以载他一段。老马这么想着继续往前开,这时,老马清晰地看见前方不远,竟然出现了一个分叉路!

他惊讶地看着那条路,按时间推算,仙圣山另一个出口还要再开四十多分钟才能到,而且也是在山的一侧,那么眼前这个分叉路又是什么时候建成的呢?

他将车速减慢,快到分叉路的时候,他才将车停下来,身后的赵经理又问他怎么停车了,他指着前方说:“那里,什么时候又开了一条路了?”

赵经理向前探着身也奇怪地说:“是啊,一条向左,一条向右?可是这条路不应该是照直向前的吗?”正在这时,老马无意中向倒车镜看了一眼,不禁呆住了,因为他看见那个白色的影子正快速向他们的车跑来,这一回,他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能看见一身白色,同时,他听见一声像狼嚎般的吼叫从四面八方传来。

“老马,快开车,随便选一条路,我觉得后面那个东西来者不善!”赵经理回了回头,心惊胆战地说着拍了拍老马的座椅背。

老马也看着倒车镜,明明外面漆黑一片,为什么他可以看见那个白影呢?此时那个白影更加快速地向他们奔来,老马转过身弯腰去捡他的香烟,赵经理着急了,大声催促他:“你找什么呢?快开车呀!”

老马一把抓住了地上的打火机,又把车头上压着的一张十块的钞票拿在手里点燃了飞快地丢出车窗外面,接着发动汽车向着前方冲去,他没有向左,也没有向右,而是笔直地冲过去,结果赵经理大喊着将头埋在了膝盖上,而老马有一瞬间是闭着眼睛的。

几秒钟过去,老马再张开眼睛,他欣喜地看见,车窗前方是一条笔直的公路,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额角竟然都渗下汗来,他抬手抹了抹,对赵经理说:“老赵,没事了,是鬼打墙,我早就……”

他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后视镜里一张惨白的,几乎只剩下枯骨的脸正慢慢靠近他,那个东西穿着一身破旧的白色运动服,老马慢慢地侧过脸,看见那张脸盯着他,一点一点在向前探过身来,接着嘶哑地问了他一句话:“你,为什么,不搭我?”

一声重重的撞击声在一段无人的公路上轰然响起,而再往前两公里之外,是那个出口,数十辆汽车正从分叉路回到主路上并继续向远处开去……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