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抢寿:先生说她拿的不是你的钱,而是你的命

这一段时间忙,天天都在附近几个村镇闲逛,所以就没顾得上更新。

其实也不算是闲逛,前段时间村里搞土地承包,我就寻思要不要包点地种点药材啥的,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跟别人谈。

后面土地谈下来了又开始为种什么药材发愁,这不,前几天专门去了一趟安徽大别山那一带,就是听人说那边种茯苓的挺多,特意去取经了解。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说过很多次,我一般去什么地方都是习惯性坐绿皮火车,原因无它,人多,鱼龙混杂,在里面你能看到市井人生百态,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车票便宜。

那天我从山东到安徽坐的就是绿皮火车,坐绿皮火车其实很有意思的,因为现在年轻人坐火车的少了,基本都是些年纪大的,你能从他们嘴里听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就好比我这次在火车上,隔壁座的是个老爷子,我俩聊了一路。

从历史到政治,从原始部落到现代科学,说真的当时我就觉得这老爷子不是一般人,因为很多聊的东西我都没听过,不但对本国的历史一清二楚,就连国外历史也说得头头是道,后面我探了探口风,才知道他原来是安徽一所高中的历史老师,刚从山东学习回来。

知道老爷子是历史老师后我更来兴趣了,因为我知道,但凡是历史老师,多少都懂一些周易六爻之类的东西。

这点我真没扯瞎话,尤其是大学里的历史老师,他们对传统文化还是颇有涉猎的,有的甚至比专业算命看卦的都准。

所以当时我开了个话题我们就又聊起了传统文化,半个小时下来怎么说呢,不得不佩服,老爷子能当上市重点高中的老师确实是有本事的,各种典故人物随口就能说出来,知识储备非常丰富。

再后面聊到地方习俗的时候我提了一嘴湖北四川的“活子孙寿”。

活子孙寿我记得我在“老死窟”那片文章里讲过,意思就是,如果家中的老人活得很久,儿孙都死了,老人还特别精神,那就是在活子孙的寿命。

还有种说法是老人活得岁数太长,会影响或压制子孙的运势。

就我记得听过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南方某个地区,村里面有个老太太八九十岁了,身体还倍儿棒,吃嘛嘛香,一个人还能捡柴火烧锅做饭,儿女特别欣慰,逢人就夸自己老母亲身体好不需要兄弟姊妹几个操心。

后面过了没几年,老太太的儿女投资接连失利,赔了很多钱,那一年孙子也高考落榜,一大家子人运气都不好。

然后村里就开始有人传闲话,说看到老太太的头发变黑了,又说老太太重新长牙了,这是返老还童的前兆,说不定就是她偷了小辈的气运才活了那么长时间。

以前农村人的造谣能力大家也都知道,那说的叫一个真,更甚者还有说老太太重新来月经了,这不是荒唐吗!

那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但人不傻不聋的,听别人把自己说的那么荒唐怎么能受得了?

而且她的子女们对外界的谣言也从没有表示过不满,好像深信不疑是因为自己老母亲活的时间太长了导致自己这一大家子人运势不起,最后给老太太逼得没办法,上吊自杀了。

听人说,得知自己老母亲上吊自杀后,他们那些做儿女的好像松了一口气,就好像绑在自己身上的炸弹被拆了一样,简直可笑至极!

当时我就把这个故事跟火车上的老爷子说了,老爷子听后直摇头,说:“这不是中国传统,都是民间糟粕,佛儒释道哪一个不是信奉“孝”字为大的,这都是以前人不愿意赡养老人编出来的谎言罢了,现在竟然还有人把这当做地方民俗,愚昧,愚昧啊!”

老爷子说的话我深表同意,《礼记》中说:“凡养老:有虞氏以燕礼,夏后氏以飨礼,殷人以食礼,周人修而兼用之。”

也就是说华夏文明从一开始就在用“礼”等制度赡养老人。

还有说“八十月告存,九十日有秩”,意思是八十岁的老人天子要一个月问一次,九十岁的老人天子要一天问一次,后世继此古礼,中国各地都有皇帝问老人还在不在,过的还好不好,顺便送礼送官的记载和文物。

在道教认为,他们道士一开始追求的就是长寿,像老而不衰、白发返黑、牙齿再生这些对他们而言都是吉兆。

而民间这种活子孙寿的民俗,说到底只是一些人自私自利的欲望罢了。

当时我讲的这个故事吸引了周围很多人,他们都听的津津有味,直到老爷子说这些民俗都是愚昧之后,有人站出来反驳说:“这还真不一定就是愚昧,我们那边就有这么一件事,跟活子孙寿差不多,不过是老人主动抢寿。”

说这话的也是个老爷子,拎了个掉色的尿素编织袋,短裤大拖鞋,一看就知道是豫皖鲁的农村人。(没有任何歧视,相反会感觉很亲切)

这老爷子也挺和善的,从编织袋里拿出来一袋青枣放在小桌上让我们吃,然后讲道:“我们那里靠山,邪乎事可多,以前村里面有个叫刘三姑的大仙儿,本领很高,在附近很有名声,十里八村没有不知道她的。”

“不过刘三姑刚嫁到我们村子的时候名声不太好,刚过门没几个月公公婆婆就相继去世了,当时村里人都说是她克的,背地里没少说她闲话。”老爷子接着说:“后面她四十多岁的时候,丈夫也死了,成了寡妇,丈夫死的时候她硬是一滴泪没掉,到现在村里还有人说她心狠嘞。”

老爷子说这刘三姑可是个人物,自从嫁到他们村子,婆家人相继死了好几个。

本来这生死都是天注定,怎么也怪不到刘三姑头上,但这刘三姑真的很奇怪,她人特别长寿,五十岁那一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生了一场大病,当时进的气少出的气多,眼瞅着就快不行了,结果一夜之间又好了。

可就在她好后没几天,本家侄子突然坠楼摔死了,本家侄子坠楼的事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刘三姑身上。

不然怎么就那么巧,她的病莫名其妙的好了本家侄子就突然坠楼了?

后面就有人传出来,说她本家侄子死之前做了个梦,梦到刘三姑赶集,他俩在街上遇上了,当时刘三姑跟本家侄子说自己出来的急没装钱,让本家侄子随便给她拿点。

本家侄子一掏口袋拿出来五十来块钱,就都给刘三姑了,一开始刘三姑不想全要,但本家侄子说你是我亲老姑,这点钱算啥子,就都塞给刘三姑了。

刘三姑拿了钱也没说啥,摇摇头就走了,后面本家侄子醒过来觉得这个梦很奇怪,就跟媳妇说了,本来都没当回事,结果谁知道没两天他就出事了。

这事越传越邪乎,到最后就有人说是刘三姑借了本家侄子的阳寿,她活了本家侄子就死了。

不过这话说归说,都是背地嚼舌根,也没人敢搬明面上来,毕竟当时村里人有个啥事都找刘三姑办,再者这事谁也说不出来个名堂,就只能不了了之。

后面刘三姑就这样又活了三十多年,这三十多年大家本来都把这事忘得差不多了,结果刘三姑突然又病了,这次是癌症,医院检查说是晚期,最多再活个把月。

当时刘三姑的子女们都从城里回来了,都准备给她办后事了,子女们怕她痛苦就让她放心走吧,但刘三姑死活不闭眼,非说有一个小孙子没见到,小孙子不来见她最后一面她死都不瞑目。

没办法,为了能让刘三姑走的安心,子女们又把小孙子带了过来。

就在当天晚上,刘三姑的小孙子做了个梦,梦里面刘三姑盯着他,也不说话,他叫奶奶也没回应,最后刘三姑动了,伸手往小孙子口袋里掏,没一会儿掏出来一把钱,刘三姑从这一把钱里面拿了几张毛票,剩下的又给塞回小孙子口袋里了。

后面小孙子就醒了,醒了后就把自己做的这个梦告诉父母了。

小孙子的父母,也就是刘三姑的儿子儿媳听到这话没当回事,但是随后就想起来之前本家侄子坠楼的事,他们也听人说过,说本家侄子坠楼前做梦梦到了老太太,老太太找他要钱,他把兜里的钱全给老太太了,没几天就突然坠楼死了。

一开始他们只以为这是个巧合,可谁知道没过几天本来得了癌症奄奄一息的刘三姑突然又莫名其妙的好了,能吃能喝一点不像大病初愈的样子。

就在刘三姑病好后没几天,她的小孙子就病了,病了很长时间,医院里也查不出来什么原因,最后不知道谁说会不会跟刘三姑病好有关系。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小孙子的父母开始四处找人,最后经人介绍找到了一个先生。

讲到这里火车上拎编织袋的老爷子停了下来,这一停把人心勾的痒痒的,赶紧催着问他然后呢。

老爷子停下来喝口水接着说:“然后啊,然后就找了个先生,那先生说刘三姑这是抢寿,本来她就是早夭的命,不知道在哪学的歪门邪道,本家侄子把兜里钱都给她就是把自己后面的阳寿都给了她,后面抢小孙子的寿因为是自己的亲孙子没忍心多拿,所以就拿了几张毛票,不过这几张毛票也要了小孙子好几个月的寿命,自然大病不起。”

“早夭的命?那刘三姑她公婆以及丈夫早逝也是被她抢了寿吗?”我问道。

老爷子说:“那我也不知道,也没听人说过,不过我觉得应该跟刘三姑是有关系的,不然哪有人那么狠心,自己丈夫死了一滴眼泪都不掉,跟个没事人一样。”

“不过那先生说了,抢寿只能抢亲人的,外人的她抢不了,所以要想不让刘三姑再抢寿,就去讨几根寡妇用的针,因为寡妇命“硬”,寡妇用的针更“硬”。”

“用寡妇用过的针缝几个红荷包,让亲人随身佩戴,红荷包里面装点黄土和桃木屑,这样到时候刘三姑就抢不了寿了。”老爷子说。

后面过了几个月,小孙子的病好了,而刘三姑却又病重了,这次刘三姑的子女听了先生的法子,把红荷包随身佩戴,这次谁都没梦到刘三姑,一夜过后,天一亮子女们就发现刘三姑咽气了。

听老爷子讲完这个故事没多久我就到站了,其实活子孙寿也好,抢寿续命也罢,既然有流传那么肯定有来源。

历史掩埋了很多真相,我们也就只能听人口传,真假我们不必细究,是善是恶全凭心里一杆秤。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