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没脸子装喜神、开棺冒尸气

“你想一夜暴富吗?想的话就夜半子时去塘沟子,运气好你可能会看到一个身高两米多的没脸子,不要犹豫抱住它的腰,然后说出你的愿望,它会帮你实现。”几年前在河南农村,一个叫汉三的老头子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

时间回到几年前,我听人讲了一个关于喜神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汉三。

在正文开始之前我先给大家讲讲什么是喜神。

这里的喜神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喜神,光听名字感觉挺讨喜的,大家可能以为是个吉神,其实不然,这里说的喜神其实就是没脸子。

那为什么没脸子会被称为喜神呢?

因为它能帮人实现愿望。

不过想要实现愿望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喜神的说法只流传于河南的一些农村,说以前经常有人夜半子时在外看到一个身高两米多的男人,身穿黑衣,头上戴着高立帽,走路的姿势很僵硬,有点像是黑无常的形象。

如果你看到了不要慌,从后面抱住它的腰,记住一定要抱着它的腰,然后对它说出你的愿望,它会帮你实现,这一步骤被称作为抱喜神。

抱喜神这一步骤有很多禁忌,例如只能从后面抱,还只能抱喜神的腰,不能看喜神的脸,更不能正面冲到喜神,否则就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毕竟喜神从本质意义上讲它就是个没脸子。

我听很多河南人讲他们都曾见到过喜神,但真正去抱的少之又少,因为这些见到喜神的人大多都是小时候见的,但喜神身高有两米多,他们小时候根本抱不到喜神的腰,所以大多数只是在喜神后面看两眼,久而久之喜神的形象就流传了出去。

不过总有例外,能见到喜神的无一不是有缘之人,莫大的机缘摆在你面前,你能忍得住不去拿吗?

汉三老叔就是这么一个例外的人,他也是我听过唯一一个抱过喜神的人。

汉三老叔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一辈子不识几个大字,从小野惯了,皮的不得了,家里人管不住就讲鬼故事吓他,可以说汉三老叔从小就是听那些神神道道的乡村异闻长大的。

这其中听得最多的就是抱喜神的故事,不过那会儿农村的孩子都胆大,鬼故事什么的听得多了就没有那么敬畏了,汉三老叔当时甚至还迫切的希望自己能有缘见到喜神。

那时候农村的孩子没有一个不知道喜神的,因为根据以往见喜神的经验和规律来看,成年人一般是不会见到喜神的,基本上能见到喜神的都是孩子,久而久之就有人说可能是成年人的私心太重,所以冥冥中就注定无缘见喜神。

有些孩子确实能见到喜神不假,但问题是见到了却抱不到喜神的腰也没辙,而且见到喜神的前提是独人夜行,也就是说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能见到喜神。

就算这些条件都满足了,成功抱到喜神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给喜神提要求了,可问题是小孩子能提出来什么要求?

那时候的小孩子可不像现在的小孩子那么聪明,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上肉喝上汤,没成年人那么多花花肠子,所以当时那些大人给自己的孩子讲喜神的故事,吓他们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告诉孩子抱喜神后应该提什么要求。

就这样,汉三老叔从小耳濡目染,听得多了也就不怎么当回事了,甚至有时候他也会怀疑这所谓的喜神是不是村里的大人编出来的故事,专门吓唬不听话的小孩。

直到他十六岁那年,汉三老叔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很高了,个子都快撵上成年人了,村里人都说他长得结实,只要肯干以后肯定不愁吃喝。

那时候村里兴种西瓜,汉三老叔家也有几亩瓜地,为了防止有人偷瓜,夜里就需要有人看守瓜地,这个差事自然就落到了汉三老叔的头上。

汉三老叔说那时候天刚擦黑就要去瓜地瞧着了,瓜地里有个简易的窝棚,他那会儿天天就睡在窝棚里。

这天夜里,汉三老叔去到瓜地,夏天天黑得晚,他也没困意,一个人摘了个大西瓜就啃了起来,等西瓜啃完天也差不多完全黑了,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汉三老叔被尿憋醒,睡前那个西瓜吃的他直闹肚子,麻溜的从床上爬起来就去方便。

以前人方便没那么多讲究,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地解决,当汉三老叔方便完后发现腿蹲的有些麻了,于是就扶着树枝起来准备系裤腰带,可他刚起来透过茂密的树叶空隙却看到瓜地里闪过一个黑影。

当时周围就刮起来一阵风,空气中酝酿着丝丝凉意,汉三老叔俯下身扒开树叶往瓜地里仔细瞧了瞧,那确实是个人影,不过离得太远看不清,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个子好像很高,头上还戴着一个高立帽。

一开始汉三老叔以为那人是来偷瓜的,可是又觉得哪里不对,这大半夜偷瓜戴帽子做啥子?

于是汉三老叔又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人走路姿势有点怪,走的很慢,背挺得很直,再看它头上戴的高立帽,汉三老叔顿时心里一激灵,这莫不是喜神?!

以前农村人少,一到入夜到处都是一片漆黑,汉三老叔说那晚的月亮很大,可那个人影在月光的照耀下却显得格外诡异。

汉三老叔一直盼着自己能亲眼见一次喜神,可真正见到了心里又怕的不得了,这大概就是叶公好龙吧。

看着那个背影汉三老叔心里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但眼瞅着喜神就要走掉了他又不甘心,而且他当时的个子足以抱到喜神的腰,于是一咬牙一跺脚就冲喜神跑了过去。

汉三老叔说他当时跑的很快,心跳的更快,脑袋里一直回想着村里人讲的抱喜神的故事,只能抱腰,不能看喜神的脸。

等他跑到喜神后面一把抱住了喜神的腰,抱紧后连忙说自己想要钱,想要花不完的钱。

说完汉三老叔就闭上了眼,因为他怕喜神突然回头会冲到自己,但等了很久也没感觉到喜神有什么动作,接着就听到脑海里好像有人告诉他,让自己明天晚上一个人去塘沟子,那里有好几箱金条在等着他。

接着汉三老叔长出一口气就睁开了眼,等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在床上,这个时候外面天已经亮了。

汉三老叔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梦还是昨天夜里的真实经历了。

要说真实经历可自己怎么一睁眼就躺床上去了?要说做梦可一切又那么的真,一闭眼还能回忆起来。

汉三老叔心里也想不明白,索性起来去昨天夜里自己方便的地方看看,到底是不是做梦看了就知道。

结果去了一看,那里还真有人方便过的痕迹,难道昨天夜里自己真的抱到了喜神?

汉三老叔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准了,如果是真的,按照喜神说的,让自己今天夜里去塘沟子挖金条,可那塘沟子……

我问汉三老叔,那塘沟子怎么了?

汉三老叔说,那塘沟子就是个乱葬岗,那个年代基本每个村都有乱葬岗,塘沟子就是他们村的乱葬岗。

汉三老叔说的这个倒是不假,我小时候我们村就有乱葬岗,以前医疗条件差,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理解,我简单说说。

那个年代农村孕妇生孩子都是在家,每个村几乎都有一个接生婆,谁家有女人该生了就把她请过去。

顺产大家都知道,很容易大出血,不及时得到医治是会死人的,如果因为接生死了人,没有人会去责怪接生婆,只会怪自己运气不好,不像现在这样,医院死个人,不论怪不怪医院家属都会闹,最后得到几个钱了事。

那时候农村女人怀孕没有人去做B超,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肚里的娃是什么情况,比如有没有脐绕颈啊、有没有胎位不正啊、母亲的盆骨适合不适合顺产啊什么的一概不知。

接生婆接生也就是碰运气,遇到个骨盆小的女人孩子生不出来,那就活该你倒霉,谁让你骨盆那么小呢,死了也是你运气不好。

如果接生下来孩子夭折了,那么家里人就会用篓啊筐啊的装着死了的婴儿去乱葬岗扔掉,可是有时候不止孩子会夭折,孩子的母亲也会有大出血丧命的危险,所以到最后孩子的母亲不幸去世也会用破席卷卷扔到乱葬岗,久而久之但凡死了人家里没钱操办的就都扔到乱葬岗。

塘沟子就是汉三老叔他们村的乱葬岗,那里不晓得埋了多少人,就是大白天从附近经过都瘆得慌,更别说要大半夜一个人过去挖金条,简直就是要了老命。

我问汉三老叔:“那你最后到底去没去挖金条?”

汉三老叔说:“去了,虽然害怕,可不去心里总痒痒的,当天夜里我一个人扛着锄头就过去了。”

汉三老叔说他那天晚上吃完饭,先去了瓜地,等天黑的差不多了他就从瓜地往塘沟子的方向赶去,一路上别说人了,就是鸟都没见到一只,不过还好能听到蛐蛐青蛙叫,心里也算有些慰藉。

等到了乱葬岗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汉三老叔被乌鸦聒噪的叫声和扑翅声吓了一跳,一个没注意被绊倒在地。

爬起来看了看发现绊倒自己的是一块突出来的棺材板,汉三老叔心里凉飕飕的,这里的坟很久没有人祭拜过了,更不要说添土修缮,被老鼠刺猬什么的拱出了一个个的洞,再被大雨淋一淋冲一冲,露出棺木,有些棺木烂了,陪葬衣物撒得到处都是。

汉三老叔遏制住心里的恐惧,回想着喜神告诉自己的方位,找到后就开始挖,挖了半天刨出来一副棺材板。

别看汉三老叔那时候才十六岁,但力气可不小,从小干农活长大的,有的是一把力气,硬是用锄头把棺材盖给撬开了。

汉三老叔本以为撬开棺材就能看到亮闪闪的金条,结果却从棺材里面喷出来一股黑气,那股黑气直冲汉三老叔的脑门,顿时他感觉脑子就晕了。

等汉三老叔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家了,刚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胃里一阵恶心,张嘴吐出来一堆黑乎乎的呕泄物。

等他缓过来后才发现自己身边围了很多人,汉三老叔不明所以,强撑着晕乎乎的脑袋问父母怎么了。

这时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头子走过来说:“你这是被尸气侵着了,好端端的你跑塘沟子做啥子,不知道那是啥地吗?”

汉三老叔认识这个老头子,是镇上有名的先生,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自己肯定是撞邪了,所谓的尸气估计就是自己开棺的时候从棺材里面飘出来的黑气。

汉三老叔就把遇到喜神的事跟对方说了,对方听了直骂他糊涂,说道:“鬼话连篇鬼话连篇,那没脸子的话你怎么能信呢?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那没脸子也想给自己脸上贴金面儿,不是带个神字它就真成神了,所谓喜神无非就是以讹传讹,这世上哪有不劳而获的事。”

后面老先生给了汉三老叔一个香囊,里面是块石头,老先生说:“这石头看似普通,其实是火神庙镇庙的界石,但凡寺庙道观,只要是有灵之地,时间久了都会形成一块天然界碑震慑周边鬼魅,以便挡住小鬼入内扰了仙家清净,那界碑处有神将守护,这石头就是从界碑上取下来的,常人佩戴也可以震慑鬼魅。”

最后老先生走的时候跟村长通了通气儿,让村长告诉村里的人以后再有人去世不能再扔乱葬岗了,不然村里人注定安生不了,至于那个乱葬岗,村里人从外面请了几个和尚念了好几天的经文,最后这事才算作罢。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