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长梦

我的哥哥是一名心理学家,他经常会接触一些奇怪的人——准确地说,奇怪的患者。他曾经常常跟我说,或许他们并不是精神病患者,只是思维有些奇特,在某方面异于常人而已。

还记得他有写过一些稿子,他也曾给我讲过几次这个故事。时隔多年又翻出来了这些稿子,就与大家分享一下这个故事。

请注意,下面文章中的“我”指我的哥哥,“她”指患者,我的文笔不好,以第三方的方式讲述这个故事对我来说有点困难。所以我就直接按照稿子打了。

我:“昨天你做了吗?”

她:“我没睡。”

更这个女患者接触花了很长时间,很多次过后才能真正坐下来谈。因为她整日生活在恐惧中,她不相信任何人——父母、兄弟姊妹、男朋友、挚友、医生、心理专家,一律不信。

她的恐惧来自她的梦境。

现在她脸上的神态不是疲惫,而是警觉和长时间睡眠不足造成的苍白以及濒临崩溃——有点歇斯底里的前兆。

我:“怕做梦?”我有点后悔今天来了,所以决定小心翼翼地对话。

她:“嗯。”

我:“前天呢?睡了吗?”

她:“睡了。”

我:“睡得好吗?”

她:“不好。”

我:“做梦了?”

她:“嗯。”

我正要发问,她顿了一下又说:“越来越长了。”

我不禁皱了下眉头。

在我第一次看她的梦境描述记录的时候,我承认我有点吃惊,因为她记得自己从小到大的大多数梦境。而且据她自己所说这么多年来她没有做过几次美梦,几乎都是噩梦。而且这些梦都是延续性的,虽然大致地看这些梦境似乎没有什么关联,但每一次快要结束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转折,于是这个梦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了。

她的梦在我们看来似乎很荒诞,但她在做梦的时候,她梦里的生活几乎和现实一样。最初她的问题在于经常把梦里的事情当做现实,后来她逐渐接受了“两个世界”——现实生活和梦境生活。而现在的问题更严重了。她的梦越来越恐怖,更要命的是,也是连续性的。

想想看,一个永远不会完结的恐怖连续剧。

然而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噩梦,而是她感到自己在梦境里的时候时间过的十分漫长。据她所说,刚刚开始的时候,一个晚上的梦有一天那么长。后来情况越来越恶化,从一天到两天,再到一个星期,再是一个月,在我和她第一次会面的时候,她告诉我一个晚上的梦已经有五年那么长了。

我:“你知道我是来帮你的,你能告诉我最近一个月梦里发生的事情吗?”

她:“……嗯。”

我:“好。那么,发生了什么?”

她:“还记得影子先生吗?我发现他不是来帮我的。”

这句话让我十分震惊。

影子先生是存在于她梦境中唯一的人。看不清衣着和样貌,总是以模糊的形象出现。而且,这位影子先生经常救她。本以为影子先生是她对现实中某个男人的情感寄托,经过几次催眠后才发现,现实中并不存在这号人物,影子先生是实实在在的梦中人物。

我:“可……他不是救你的人吗?”

她:“不是。”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他已经开始拉着我跳崖了。”

我稍稍松了口气:“是想救你逃脱吧?原来不就有过吗?”

她:“不。他是想让我和他死在一起。”

我用了个小花招:“死在一起?”

她:“没错。像上上次,我梦见我在一片森林,被很多妖魔鬼怪撕扯,而他却早早的站在一旁,等到我已经血肉模糊的时候,才走出来,而且每次都是上前拉住我的手就拽着我跑,把我拉到悬崖上,然后和我一起跳下去,要么就把我一个人推下去。”

我:“然后你就醒过来了,是吗?”

她:“时间在不断推迟。”

我:“你是怎么看出时间在推迟的?”

她吸了一口气:“那个悬崖,在距离上面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有一棵树。每次跳的地方都不一样,但都可以看见那棵树。后来我是明白了,他拉我跳下去的那个地方,才不是什么悬崖,是无底洞。

“每一次掉下去的结局都是不一样的,比如第一次是挂在了树上,所以很快就醒了;第二次是落在一个石台上,后来石头落下来,砸在我身上,当我已经完全没有感觉的时候,我才醒过来……反正依次类推,每次都是发生什么奇怪的事,要么就是落到哪个仙人洞,被仙人救了,然后又要为他服务终生,后来因为想逃走又被影子先生发现,拉着再一次跳崖;要么就是被一个疯狂的科学家救走当成了实验品……

“我想,等我掉到底的时候,恐怕就死了吧。”

我不想让她越来越消极,同时我也很怕她一会儿发病,于是转换话题:“那现在梦有多长了?”

她愣了一下:“大约十年。”

我们谈话后不久她就住院观察了。

那之后我又去看了她几次,发现情况完全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乐观。她的容颜迅速老化,仅仅过了几夜,她就从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变成了一个暮年老人。看着她,就仿佛像在看着一部加速播放的漫长的人类进化史。

过了几天,她的医生告诉我,她死了。在梦里死去的。她的皮肤像是风化了一般,只留下了一具千疮百孔的残骸。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她在我的录音笔里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我现在是在做梦吗?”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