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都市灵异传说之幽灵游乐园

听说B市有一座荒废已久的游乐园,我决定去里面玩玩。

因为在这座大城市里,其它的游乐园门票价格都不低,这次我来和远房表弟见面,表弟居然告诉我这座城市里有一座荒废的游乐园,并且热情地邀请我进去玩,还保证说不用掏一分钱。

这座大城市的游乐园居然也会荒废?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大片“风水宝地”了?

要知道这座城市可是寸土寸金啊,如果按照一平方五万的房价来算,一座游乐场面积少说也有上千平方,这么算起来市场价值至少有几千万,居然就这么荒废了,也不拆迁改建,也不恢复营业,这确实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里面的设备我们都无法启动,那些海盗船摩天轮之类的大项目玩不了,但秋千、蹦床之类的总能玩吧?

就凭我这矫健的身手,爬到那些较为小型的机械设备上去玩耍也不是什么问题。

我问表弟:“那座游乐园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营业的呢?原来的老板为什么要放弃这么赚钱的生意不做?难道这地方租金太高,甚至让老板产生了放弃它的心思?”

“我怎么知道,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表弟撇撇嘴,“要不是有一天晚上坐车经过看到这座冷清而诡异的游乐园,感受到它和外界的繁华完全格格不入的死寂气息,让我感觉如同经过坟地一般,我还不会特意地去关注这破地方呢。”

“你说那地方……像坟地一样?”我听了,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似乎感觉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

“你别怕,我是吓你的,”表弟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诡秘的笑,“那地方只是没有灯火,黑乎乎冷清清的而已,那阵子恐怖小说看多了,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坟地来了。我们白天去玩玩,又能有什么事情呢?所以,你大可不必多心啦!”

我这才揉了揉肚子,安抚了一下刚才跳动得过快的心脏:“臭小子你特么敢吓我?明天下午我自己去玩!”说着手臂一挥,作势要离开。

表弟急忙拉住我说:“好啦好啦,明天下午我们一起去。”

第二天下午午睡过后,我们俩兄弟就出发了。

我们坐三点的公交车,经过四十分钟的漫漫长途,才在距离游乐园最近的“幸福园”站下了车。

由于这地方是郊区,游乐园背后就是一座荒山,所以周围却是没什么店铺,自从游乐园关门之后,那些店应该都先后搬走了吧,因为赚不到什么钱了。

表弟却“咦”了一声,用一种颇为惊讶的声音说道:“不会吧,这里的店铺居然都荒废了吗?那我上回明明见到这附近灯火通明啊!不然又怎么会注意到这里有一座荒废的游乐园?”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安慰表弟:“估计是那次刚好有人路过,或者就在这一地带的空房临时借宿,所以你才看到了很多灯光。”

“不对,我可以肯定不是借宿的,”弟弟的眼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一丝恐惧,“因为我清楚地看到了那些店铺,看到店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

“你看错了吧。”我轻声说道。

“不,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一点都没看错。我确确实实看到店里灯火通明,只是那灯光看起来有种诡异的感觉,不过店里也是有不少人走来走去的,当时我不觉得很奇怪,甚至没有太当回事,可现在想起来……我感觉我看见的或许不是人……”

他说到这儿,声音忽然开始颤抖起来,就好像自己面前真的站了一只鬼,虽然没有对他怎样,却也是让他感到惊恐异常。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看到的不是人?当时有拍照吗?”

“当时也没觉得有啥特别的啊,现在看到这地方根本没有一家营业的店,就算是夜晚才做生意,白天也不至于大开着门,而店内却堆满了厚厚的尘土吧?”他说着慢慢地走进一家已经废弃的小店里,大口呼吸了一下,一股呛鼻的霉味儿顿时扑面而来,熏得他差点就要晕倒。

“这根本就像是几十年没人来过的地儿,怎么可能前阵子还在营业呢?喂,老吴,不如我们再到其它几家店去看看吧,看有没有人为捣乱的痕迹。”

“算了,”我才没那个闲心跟他在那根本没人居住的破屋子里瞎晃悠呢,有新鲜的空气不去呼吸,竟想着去“吸毒”,这未免也太糟蹋自己身体了吧。

“我们赶紧去游乐园吧,看看里面有啥好玩的。哪怕玩不了,逛逛也好啊。这里没有别的人,很安静,刚好能思考人生呢。”

“谁说没人?有时候人多着呢,只是我们一个都看不见。”表弟忽然用一种喋喋的声音说,那声音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再转身看他的脸,那张冷漠的脸上似乎没有任何表情。

我大吃一惊,身上冒出了冷汗。表弟却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着说道:“走,我们一起进去吧。反正这时候人也不多。”

这时候人不多,难道晚上人才多?我是个无神论者,所以就觉得是表弟恐怖小说看多了,才会疑神疑鬼的。于是也没有太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就拉着他的手,和他一起从那涂满红色油漆的敞开着的大门走了进去。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游乐园的大门,看到那充满斑驳锈迹的铁门上涂满了刺眼的红色油漆,红油漆画着的是一些类似鬼画符的东西之后,我忽然有种身体不适的感觉,顿时不想走进去了。

可来都来了,一个做哥哥的总不能因为那种叫做感觉的若有若无的东西给吓退了吧?

所以我还是高高地抬着头,挺直胸膛,抢在弟弟身前先走了进去。

弟弟又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小声对我说道:“哥,不怕你笑话,我怎么觉得这地方有些诡异,心里有点……椮得慌呢?”

“啥叫椮得慌嘞?”我假装听不懂北方人的方言,明知故问道。

“就是心里有啥子玩意堵着嘞,不太好受呢。一想着要走进去,我就有这种感觉,似乎这里进去不得。”

我噗嗤一笑:“哪有什么进去不得的?不就是你自己太胆小了么。”

“我才不胆小呢,哼,进去就进去,谁怕谁!”倔强的表弟一挺脖子,示威般喊道。

“那好,我们去坐摩天轮。”我看着眼前耸立着的摩天轮,一脸兴奋地说道。

“坐就坐……等等,那摩天轮里面似乎有人!”表弟忽然惊呼一声,紧接着又捂住了嘴,眼珠子瞪得几乎要掉了出来。

“哪来的人啊,你看错了。”

“就那边,那边,”弟弟伸出手指,“右边,从最上面那个往右边数第四个……有个人影!”

我定睛一看,也忍不住吃了一惊:那里确实有个很像人的影子!

不过我还是宁愿相信我们都看错了,必然是有人把什么东西留在了摩天轮里,只是那东西看起来像个人形而已;或者说是摩天轮背后的什么东西投影过去的结果。

“那只是看起来像个人而已,事实上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甚至只是其它地方的物体投射到玻璃窗上所造成的!就算有鬼,也不可能在这青天大白日里出现啊!”

“不一定,小说里有些本领高强的鬼,就可以在白天出现。那些鬼可牛逼了,他们看起来居然跟大活人一样,可咬起活人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拜托你醒醒!这是现实,不是小说!”我听他越说越离谱了,便伸出手来,用力抓了抓他的耳朵。他闷哼一声,打掉了我的手,又接着说道:“你看摩天轮在转!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有鬼吗?”

我抬起头,不禁也吓得身子一哆嗦:确确实实的,我看见眼前的摩天轮正缓缓转动着,因为有周围的大树和城堡等建筑做参照物,所以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会不会是风吹得呢?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便立马被自己否定了:摩天轮这庞然大物,就算五六级大风也很难撼动它,可现在明明只有极为轻微的风,这摩天轮居然在转动,显然这件事情超出了科学社会常理可以解释的范畴!

随着摩天轮的转动,那个轿厢内静静坐着的人影却依旧没有消失,我便排除了外物投影这个可能性。那么只剩下两种可能了,一种真的是摩天轮里面有什么人形的物体在那儿放着,怪吓唬人的;另一种可能就是最让人毛骨悚然,同时也最让某些人嗤之以鼻的存在——鬼魂!

表弟忽然感到有些害怕,他看着西斜的太阳,对我说道:“表哥,我们回去吧。这地方似乎有点儿不对头,我怕到时候真的遇上某些东西……”

“怕什么!你究竟是见过鬼呢,还是被鬼吃过呢?”我反问了他一句。

说实话我的心里也有些害怕,但我不允许自己把这种害怕的感觉体现出来。我不相信现实世界里真有鬼怪,即使有,我也有胆量来和它们斗一斗——如果鬼真的能杀人,那么世上岂不是每天都有人被鬼给杀死?

鬼的力量不属于物质世界的范畴,所以鬼魂的存在其实是与物质世界格格不入的,就算真的存在,也会被轻易否定。

所以我根本不相信自己会真的见到鬼,如果真有很多人都见到过鬼,那么他们为什么没有天天把鬼挂在嘴边呢?

表弟终于被我说服了,要知道这家伙特别要强,最不能容忍别人说他胆小。事实上每个人都内心深处都有胆怯的一面,只是大部分人都不愿在别人面前承认这一事实罢了。

摩天轮还在转动,有风吹来,入口那生了锈的铁门忽然间“吱嘎吱嘎”地响了起来,颇有几分渗人的诡异气息。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看着表弟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

“要进去吗?”我再次问他。

“进!”他紧咬牙关,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如同子弹一般向我打了过来,一经发出,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我们一直走到了摩天轮下方。此时摩天轮还在我们的头顶上旋转着,一边转还一边发出“吱吱嘎嘎”刺耳的声音。

“奇怪,摩天轮转的时候怎么会有声音呢?难不成是老化生锈了?”我仔细看着距离自己只有半米远的摩天轮,居然还真的看出了一些斑驳的锈迹。

这时我还注意到,那个里面有人影的摩天轮就快要转到最靠近地面的那个点来了!然后会发生什么呢?那个黑影打开门走出来,还是继续随着摩天轮一直转下去?

表弟忽然问我一个问题:“你听过韩红的《天亮了》这首歌吗?”

我打了个冷战:“听过,怎么了?”

“歌词你知道讲的啥子意思嘛?”

“这我还真不晓得呀。”

“那是1999年秋天发生的一次缆车事故。有一辆缆车载着三十五名旅客缓缓往山顶滑去,结果就在缆车抵达山顶,工作人员准备打开大门的一瞬间,缆车忽然向后滑去,就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缆车下滑的速度不断加快,迅速往山下坠去……在那场意外中,有一对年轻的父母将自己年仅两岁半的孩子高高举起,而他们却永远地离开了他,从此长眠在黑暗里,阴阳两隔……很多家庭也在这次事故中被拆散了,血淋淋的惨剧实在让人不忍直视啊……”

表弟说着说着,眼眶不由得红了。我叹息道:“难以想象人间常常有如此凄惨的意外发生。他们还年轻,还没享受为人父母的酸甜苦辣,就永远地走了。”

“是的,这个游乐场也是一样,意外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发生在你我他身上,死神像个人无处不在的幽灵,随时都可能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能做的,只有把握当下,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们在这一秒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就在这时,我的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我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就见到摩天轮当中走出来一个黑影,它身高不足一米,看上去像个小孩子,没有明显的五官轮廓,就如同一片活的影子,无声无息地向我靠近,然后躺在我的脚底,成为了我的影子。

我惊呆了,表弟也惊呆了。因为他的脚下也多了一个影子。我们一下子都有了两个影子,它们展开成一百八十度角,像是互相对立,却又紧密关联。

天完全黑下来了。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可隐约却能看见摩天轮和其它一些游乐设施内部发出淡淡的微光,不知为什么,我看到那种朦胧而有些凄凉之意的光芒,就忍不住想要落泪。

难道点灯的是那些在游乐园事故中死亡的鬼魂吗?或者说年幼的鬼魂们想要到这座荒废的游乐园里玩耍?

我忽然觉得这里不那么可怕了。这些鬼魂应该也不会伤人,要是它们想害我们,早就该动手了,也不会跟我们玩这一出。

这些鬼更像是天真淘气的孩子,只是在我们的传统认知中觉得它们可怕,事实上相处久了,说不定会把它们当作自己朋友的。

然后我听到一阵充满孩子气的笑声,和先前的哭声构成极其鲜明的对比。

然后我就看见表弟脚下的那个影子动了起来,它正在慢慢地向我脚下的这个影子靠近。

然后我看见它伸出手,摸了摸我脚下的那个鬼男孩化身的影子,然后用一种温柔的口气说道:“弟弟,别哭了。在这里玩得不是很开心么?是不是又想爸妈了?”

脚下那个影子开始动起来了,我听到一声幽幽的叹息,紧接着是一个孩子说话的声音:“是的,我还想回到阳间,回到爸妈的身边,而不是看着他们为我哭得声嘶力竭,撕心裂肺啊!可现在不仅仅是他们看不到我们,连我们自己都没有机会回家去,继续在他们身边徘徊逗留。”

前面那只大一些的男鬼摸了摸他鬼小弟的脑袋,然后微笑着说:“没事,等我们玩够了,就到阴间去,等着他们……”

弟弟忽然伸出一个拳头,打了它的鬼哥哥一拳:“说什么胡话呢!我们应该祝福他们活得长长久久才对,你怎么可以想着让他们早些和我们相聚?”

哥哥的影子在不断颤抖,似乎是感受到了力量相撞的疼痛,不过它还是用镇定的口气说道:“那我们就赶紧到阴间去保护他们吧,不要再想她了。否则你们都无法顺利地去投胎。”

“不,我爱她!我要一直跟着她,追逐着她!”

“可是她不去投胎,你就要为了一只鬼毁掉自己的前程吗!”哥哥的语气有些愤怒了。

“可我爱她!我不想放弃她!”那影子忽然离开了地面,慢慢地变成了三维的雾状实体,然后它伸出半透明的手臂指着那不知何时出现的明灭不定的鬼火道:“我只爱她。她在这等她的父母,我也在等我的父母。只要没有到阴间去,我们就有机会再和他们见面,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再来这里的。”

然后那个弟弟的鬼魂忽然化作一阵轻烟,瞬间消失在了我面前。这时我看到眼前黑暗中漂浮着的那些绿莹莹的鬼火慢慢集中到了一块儿。

最后它们凝聚成了一个发着绿光的人形,这个“人”在鬼魂哥哥的影子上方悬浮着,然后用一种充满幽怨的口气对他说:“你的弟弟真是烦人。都已经化为鬼身了,还纠结这些情感纠葛做啥?”

“我也是没办法啊。你真的不喜欢它吗?”

“我没有执念。你能说我喜欢还是不喜欢?我一直跟他说,我们当普通朋友,一起在这游乐园里面玩耍就好,可是他……”

我叹口气说:“也许他一直以为自己还在阳间吧。你有跟它说它已经死了吗?”

那个人形忽然如同水波一般抖动起来,我和弟弟都感觉一股刺骨的阴凉之气正在侵入体内,急忙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但还是抵御不了那种寒冷。

然后我们就听见了一阵更为寒冷的声音:“什么是死?你们人类认为变成我们这样就叫死?活着跟死了,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我被那家伙纠缠久了,居然对他动情了,我的修行也就毁了!现在,我要聚集所有鬼魂的力量,把生人的阳气全部吸走,重新开始修炼,这样就不会再对外物动情了。你们正好送上门来了,还是两个孩子!刚好你们可以陪它玩玩,我们就先走一步去投胎了!”

然后我和弟弟同时都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寒流正在向自己的四肢百骸蔓延开来,我们先是打了个寒噤,然后短短几秒的时间内,感官就开始变得麻木了。

当时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弟弟紧紧地抱着我,我们也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就在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忽然感到那种不断侵入体内的寒气慢慢消失了,我的意识又开始恢复,四肢百骸也有了感觉。

我看到两个影子慢慢地从我的身体往地面上流去,就好像水一样,它们迅速地往我们的脚下收缩,然后越变越小,最后彻底消失在了我们的脚底。

在最后一刻,我看到地面上站起了两个男孩的半透明三维影像。哥哥爱抚地摸着弟弟的脑袋,弟弟的头始终朝着一个方向看,我和表弟还能听到那个小鬼的叹息声。

他们朝着不远处那片飘浮着鬼火的黑暗中走去,身影很快就消失了。鬼火熄灭了,然后我听到了游戏设备启动的声音,旋转木马那儿传出有些凄凉的儿歌声,隐约能看见那台大型的游乐设备在黑暗中孤独地旋转着。

我和表弟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汗水,后背的汗也已经流成了飞瀑。

忽然一阵冷风吹来,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四周只剩下一片恐怖的死寂,我们就好像处在宇宙爆炸之前的虚无之中。我看到天空已经染上了一片蓝黑的颜色,感慨今夜为何过得这么快。

找到了大门之后,我们迅速地逃出了这座荒废的游乐园,跑到一处昏暗的路灯下呆到天亮,才飞也似地往家的方向跑。

看来对于很多东西,我们这些渺小无知的人啊,都应该抱有敬畏之心。人和鬼都是有情感的,我在心中默默祈祷,祈祷那些在游乐园里徘徊着不肯离去的孩子魂灵,能够慢慢地放下尘世间的执念,告诉自己:不过一场游戏一场梦,何必太过于认真呢?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