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少妇

没日没夜的工作让我疲惫不堪,我工作尽心尽力,但还是因为一个小失误,老板把我辞了,我大学毕业就在这家公司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老板却因为一个小失误就把我开了,完全不给我机会,我暴怒之下,操起旁边的板凳就砸在了老板身上,骂了句“你妈的!”抓起他扔在桌上的几千块钱,也不顾同事异样的眼光,和老板愤怒的咒骂声,冲出了公司。于是,我成了个失业的人。

回到家,我把门猛地砸关上,胡乱吃了点干饭,就躺到床上,想好好睡一觉。

我一个人住,房子是租来的,一室一厅一卫,一个人住倒是绰绰有余。

还没睡着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就听得房东太太山炮般的嗓音“你该交房租了!”

我一听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这真是人倒霉的时候什么倒霉事都凑到了一起,但也不好发火,于是把门打开了一个缝,道:“陈姐,我刚刚失业,再给我几天时间吧。”

“你已经欠了一个月了,三天之内再不交上,马上就给我搬东西走人”她说得不容置疑,转身就下楼了。我也没什么话可抱怨,租凭合同写的很清楚:拖欠房租,后果自负。

我只得长叹了口气,转身回屋里,继续躺下睡觉。

可是刚刚躺下,又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我猜想可能房东又回来了,忙起身开门,依然是打开一条缝。可是并不是房东,只见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妇站在门前,皮肤很白,长得也挺漂亮,她抱着双手,就那么盯着我。

我并不认识她,就问:“你找谁?”

她婉尔一笑,道:“你似乎有些窘迫!”

“呃……”我不明所以,道,“你什么意思?”

“想帮助你喽!”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倒是来了兴趣,难不成还遇上贵人了!就问:“你怎么帮我?”

我把门打开来,示意她进屋。可是她却只是站着,问,“你能坚持多久?”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道:“什么?”

她笑着低头看了看我下身,我顿时反应过来,不由得有些怒气,道:“我虽然落魄,但还不至于为了钱和你在一起。”

就见她冷笑了一声,道:“装!臭男人。”说完转身就走上楼去,走到拐角处又停下来道,“想好了上来找我喔,待遇不菲,而且老娘我的技术棒棒哒。”朝我挤挤眼,消失在拐角处,只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我骂了句,“荡妇”转身进屋继续躺下。我没有见过她,应该是新搬来的吧?

迷迷糊糊间,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隐约间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我睁开惺忪的双眼,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大晚上谁会找我!我起身,从猫眼里看去,楼道里灯光昏暗,看的不是很清楚。外面并没有人,我的房门正对着楼梯口,所以看的也很全面,不可能有人在外面也看不见的,我就只当是看听错了。

回到房间躺下,继续睡觉,竟然是睡不着,心里全是那女人淫荡的笑容。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我就纳闷了,这到底是谁啊?本想不理睬,但是敲门声一直不断,我只得奈着性子,从猫眼往外看了看,还是没有人,楼道里的灯管有些不稳定,忽闪忽闪的,看得也不是很清楚,我就把门打开一条缝隙,想伸出头左右看看,突然,一张脸从左边的墙后伸出,笑道:“我说你是不是在里面藏人了?不敢开门。”正是那少妇。

我虽然胆子不小,还是被她吓了一跳,当既有些不耐烦了,把门打开来,道:“你烦……”话没说完呢!我是有些呆住了。就见她只穿了内衣内裤,丰满的身材差点没让我鼻血喷出来。

她舔了舔嘴唇,用食指轻触我的胸口,道:“你,还没想好吗?”

我自从和前女友分手后,那事儿已经很久没做过了,被她这么一诱惑,还真有些把持不住。一时竞不知怎么说了……

她轻轻推着我进了屋子,我就感觉迷迷糊糊的被推倒在床上……

我忽然感觉一阵尿意,醒来想要去厕所,却是发现裤裆里已经是湿了一片。不由的骂了句娘。换了条裤子,躺在床上点了根烟,心里别提多烦燥了。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我扔了还剩大半截的烟头,来到门边,心想着不会是那女人吧?从猫眼往外看去,却是一片昏暗,楼道里的灯是熄灭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得打开门,那女人披着白色的浴袍,站在门外,道:“我那里灯坏了,有点害怕……”

我为刚才遗精的事儿有些不好意思,就问:“你老公呢?”

“我一个人住呢!”她说,“你不让我进去吗?”

我听得她诱惑般的声音,竟然不自觉的让开,让她走了进来。我一时不知怎么做,就道:“我给你倒杯水。”

刚转身向饮水机走,就听她道:“唉?”

我以为发生了什么,忙回头看去,就见她的浴袍已经掉在了地上,一具雪白的酮体暴露无疑。我顿时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她就如老虎扑食般把我按到了地上……

又是迷迷糊糊的,莫名一阵快意,等睁开眼睛,清楚的感觉到,裤裆已经湿了一片,不由的有些不解了,这是怎么回事!又是梦。

不由得大骂了句“他妈的!”

于是干脆把把裤子脱了,扔到地上,接了杯水喝,躺到床上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已经是午夜了,我心里全是梦里的画面。有一刻我竟然想上楼去找她!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我不由得一阵冷汗,不是还没醒吧?于是我使劲在手臂上掐了一下,钻心的疼。总算不是梦,于是我起身去开门,从猫眼往外看了看,只见那女人就站在门外。

我把门打开,她就抱着双手,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道:“你有这么着急吗?”

她这么说,我才发现自己没穿裤子。忙用手挡住,道:“说什么鬼!”于是跑进房间,随便抓了条裤子穿上,完全没注意到地上那残留一大截的烟头,出来时,她已经坐到了沙发上,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上衣一件粉红的寸衫,我吞了吞口水,就要往她身上扑去。

她却是一撤身躲开了,笑道:“去我那儿吧,我在楼上等你。”说完在我脸上吻了一下,转身离开。那如蜻蜓点水的柔软,让我一阵酥麻。

我笑了笑,看着她扭着丰满的臀部离开,我是真的受不了了,翻身关了灯,追了出去,她速度挺快,等我追出来时已经是不见了踪迹,上了搂,她的房间好大,起码有一层楼那么宽了,粉红暧昧的灯光,房间尽头是一张大床,她就赤裸着身体躺着,对我轻轻勾了勾手指。

我舔舔嘴唇,心道:“他妈这次总该是真的了吧。”

就冲过去,远远的就跳起,扑到了她身上,那柔软滑嫩的躯体让我陶醉,完全没在意耳边呼呼的风声和那自由落体的感觉。

几秒钟后,我的身体与大地撞击发出了沉闷的响声,身下柔软温热的肉体,变成了冰凉的水泥地……这次真的不是梦。

我这才完全清醒了,这栋公寓有八楼,我住在八楼,楼上,是天台……

PS:更多恐怖鬼故事请关注公众号《你没听过的深夜鬼故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