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鬼敲棺:走客、听丧耳、闹白市

今天要讲一个鬼敲棺的故事,这件事发生在90年代,是我听外公说的。

外公年轻的时候跟我一样也是全国跑着接活儿,90年代那会儿他还有两把力气,直到千禧年才不再外出稳定在老家开了个丧葬店。

90年代那会儿社会发展已经走上正(威信公众号:何三御)轨,民间江湖没落,不过还是有一些垂暮奇人,天津有善口技者、湘西苗寨草鬼婆、河南新野耍猴人、山东福山五脏庙、南毛北马、西蛊东降等等,他们分散在全国各地,亲历民间江湖最后的余晖。

按道理来讲我们这一行其实也算江湖中人,像我外公年轻时常年行走全国各地,被当时人们称作为“走客”,意思就是行走的知客,鬼敲棺这个事就是我外公当年走客时经历的。

在这里我想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走客,一般走客多为男性,通常身体素质比常人较好,因为常年闯南走北身子骨弱的根本坚持不下去。

走客还需要对望闻问切有一定了解,这是走客吃饭的根本,中医看的是病,而走客看的是风俗,这个我在之前文章中说过就不多做陈述。

说回正题,鬼敲棺这件事发生在长三角地区,这活儿是我外公他一朋友介绍的,其实也算不上朋友,说白了就是个中间商,他把这活儿介绍给我外公,我外公办妥后跟事主结完钱分他一点。

这种中间商朋友我也有很多,谈不上多有交情,都是为了混口饭吃,他们这种中间商在古时候被走客们称作为“听丧耳”,在以前走客多的时候他们这也是一种职业,谁家人不行了,哪里死人了,他们最清楚,跟走客是共生关系,没有他们走客的业务将会减少很多。

现在走客基本没有了,我应该算是最后一代,听丧耳从我这一代开始也不常见了,要么就是把听丧当做一个副业,有活儿了就打电话通知你,办完事你把他(威信公众号:何三御)的那一份给转过去,现在基本就是这种情况。

话说我外公接了那个活儿后,一个人就去了当地,在当地县城下车,一路望闻问切,等到了事主那个村子后,当地的习俗他差不多已经了解全了,至于剩下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等到了村子问问村里的长辈就行。

外公跟我说他去的那地方多山,山上有很多成片成片的竹林,当地人好像是以种笋挖笋为生,日子还算富裕,据外公说他在那的几天基本上餐餐有肉。

找到事主家外公告诉他自己是某某某介绍过来的,这个某某某就是听丧耳,当年在长三角那一片很有名,不止跟我外公一个人合作,外公退休后我还跟他打过几次交道,人还是挺靠谱的。

后面事主打了个电话,确定外公的身份后就请他到屋里详谈。

进去后事主给外公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这个死者是他父亲,上个星期去山上挖笋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因为年龄比较大,再加上刚下过雨湿气重,送到医院没几天就走了。

这个丧礼不算难办,虽然死者是意外死亡,但并不是横死,只要规矩到位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了解完情况后外公就开始给死者净身穿寿衣,本来是打算把死者放堂屋竹床上的,谁知道没一会儿事主竟然从外面拉进来一台冰棺。

那个时候跟现在可不一样,现在冰棺很常见,可那个时候很少有人亲眼见过冰棺,当时还惹得大半个村子的人都跑过来围观。

我外公因为职业原因倒不觉得稀奇,他之前给有钱人家办白活儿,停灵的时候家家用的都是冰棺,而且样式还五花八门,有的甚至现代人都没见过。

晚上的时候事主家来了一拨人,这一拨人是事主从外面请过来的歌舞队,男男女女加在一起得有十好几个。

他们这行人从一辆小货车上下来,下来后就开始摆台,等台子摆好后又是吹又是跳的好不热闹。听人说光这一个歌舞队就花了事主将近一千块钱,村里人知道后对事主啧啧称赞直夸他孝顺。

我不知道外公当时什么心情,反正我觉得挺逗的,人活着的时候不知道孝顺,人死了又开始花钱买孝,这种我见过太多,久而久之也就麻木了。(威信公众号:何三御)

当天晚上守灵自然是事主跟几个堂兄弟一起,我外公也陪他们守了一会儿,期间跟他们说了一下明天要走的流程,无非就是接待前来吊唁的宾客以及上香烧纸和长子还礼等,讲了一下需要注意的地方后就先回屋休息了。

直到后半夜温度慢慢降低,外公躺在床上刚有点睡意,就听堂屋那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即立马起身穿上衣服就跑了出去。

出去后只见堂屋一片黑暗,隐约能看见几个影子在晃动,我外公叫了一声问他们怎么回事,事主说灯泡坏了已经叫人来换了。

后面没过多久就来人把灯泡换好,新换的灯泡闪了两下再次亮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外公也没了睡意,干脆就跟他们一起守了起来,几个人东扯扯西扯扯侃了一会儿。

后面事主问他们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外公不觉得饿就没吭声,另外几个估计是饿了就催着事主赶紧去给弄点吃的。

事主应了一声站起来,就在他正打算往外走的时候,只听“滋”的一声,头顶上的灯泡又灭了。

事主愣了一下说,这刚换的泡子咋又坏了?

那几个人也觉得纳闷,我外公没搭理他们,让事主叫人过来再换一个,总不能就这样摸着瞎守到天亮。

事主说好,谁知他刚抬起脚就听到身后传来“嘭”的一声,那声音有点像敲门的声音。

其中一个人有些紧张的说,这声音怎么好像是从冰棺(威信公众号:何三御)里面传出来的?

事主听了有些不高兴,就说你胡说什么,哪有什么声音,说着就要往后面看。

这时候我外公吼了一声,让他们闭嘴不要动,把眼睛闭上也不要往后面看!

他们倒是很听话的一动也不动,一时间堂屋只剩下大家喘气呼气的声音,紧接着他们又听到一阵“嘭嘭嘭”的响声,就好像是敲门敲急了的样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有点像是躺着的人起来时候衣物摩擦发出来的声音,接着就是”啪“的一声响,周围开始有人缓慢走动了起来。

走动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沉重,声音闷闷的,一路好像是向门外走去,直到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实在是听不到了,又过了几分钟外公才告诉他们可以睁眼了。

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头顶上的灯泡又亮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亮光让所有人都倍感不适,眯着眼睛好一会儿才感觉好受一些。

可就在这半睁眼半闭眼的状态中,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以至于有人嗷的一声晕倒在地,因为他们发现冰棺里的尸体不见了!

晕倒在地的那人就是事主,他看到冰棺空了后一时没缓过来吓晕了过去,外公怕他有个好歹就过去看了看,翻开事主的眼皮发现没有大碍,就掐着他的耳垂给他固了固魂。

等事主醒过来后喘着粗气问外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爹的尸体怎么不见了?

外公只是告诉他这是鬼敲棺,其他别的什么都没说。

可能很多人不明白鬼敲棺是什么意思,但大家一定听过鬼敲门。

鬼敲门一般是因为阴气过重,让屋里的人产生门外有人(威信公众号:何三御)敲门或者是有人叫门的幻听,可打开门门外面什么都没有,这种情况在90年代的北方农村比较常见,只要你开门或者是应了话,那么当事人就会大病一场,这种就属于冲了阴气。

鬼敲棺也差不多,不过有两种,一种跟鬼敲门类似,还有一种通常是死者入殓的时候因为一时疏忽让动物跑进了棺材里,动物在里面一动就会发出嘭嘭的敲棺声,这种也属于犯了冲,不过冲的是生气,很容易造成死者起尸,这也是守灵不让动物接近棺材的原因之一。

事主没有刨根问底,他也知道我外公不说是因为怕吓着他,只好问现在该怎么办。

外公让他召集村里的人一起去找,最好能在天亮之前把死者找到,不然以后可就麻烦了。

现在这种情况来看死者很有可能是起了尸,如果及时把死者找到火化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怕找不到等个三五年后死者自己又出来霍霍村里人。之所以强调天亮之前把尸体找到,是因为起尸后的死者惧光,等天一亮随便藏在哪个山洼洼里面再想找到可就难了。

死者生前在村里为人友善,村里人听到需要帮忙能来的都来了。

外公问事主他父亲生前最喜欢去什么地方,事主想了一会说没有什么喜欢去的地方,不过有经常去的地方,就是后山,那里有一片他家的竹林,他父亲生前闲着没事总爱往上面跑。

那时候是90年代,一到天黑基本上很难见到光,他们总共才找到四五个矿灯照明。

山路崎岖,加上又是大半夜,前几天还下过雨,一路特别难走。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前面的队形乱了起来,他们说有发现,然后叫我外公上去看看。

外公上去看到他们照明的地方有一块碎布,被挂在路边的灌木丛上,拿在手上摸了摸发现是寿衣的料子,离得近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劣质布料味儿。

那些人也不再吭声了,眼瞧见这寿衣上的碎布他们心里也有些打颤,之前发生的事他们只是听说并没有切身经历,可真当他们参与进来此时只感觉阵阵凉意。

事主说这是他父亲身上寿衣的料子,他亲自挑选的肯定(威信公众号:何三御)错不了。

我外公敷衍着点点头心里却直犯嘀咕,要说之前还对起尸的事存疑,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得不让人信服。

这时候事主问我外公为什么之前不把他父亲拦下来,不比现在摸瞎碰运气的强多了?

外公问他钓过鱼没,然后说这刚起的尸最凶,就跟刚上钩的鱼一样,你得溜它,同样刚起尸的时候我们也要避其锋芒,所以才让你们闭嘴闭眼不要动。

事主听了外公的解释后这才恍然大悟,后面又走了十几分钟有人大喊说前面有脚印!

外公赶紧上去查看,上去后发现这脚印有点古怪,为什么说古怪呢是因为这脚印很深,根本不像死者那个体重的人能踩出来的。

周围的人也发现了古怪,就问外公现在怎么办,是跟着脚印走还是去别的地方找?

外公想了想说跟着走吧,大家注意周围,有什么动静就停在原地不要动。

听外公这样说他们都沉默了起来,周围的气氛也变得凝重,大家走一步停两步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直到前面有个人小声嘀咕着后面好像有人叫他,正准备回头被我外公喝住,告诉他们不要随便回头。

大家都听过走夜路不能回头的说法,其实多少是有点道理的,而且不止不能回头,走夜路的时候也不能随便叫别人名字,因为同名同姓的太多你不知道会把谁给叫过来。

外公告诉他们如果听到有人叫自己就掐自己的耳垂,掐耳垂能固魂让自己清醒过来。

又过了一会路上的脚印也没有了,大家聚集在脚印最后消失的地方。

大家可以代入一下,如果你处在这么一个环境,突然发(威信公众号:何三御)现一直追寻的脚印消失了,那么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就是东张西望试图找到消失的脚印。而当你四处都看了没找到的话,那么会本能的抬头向上看,这是人的本能反应。

可在山林里面最忌讳的就是抬头向上看,一方面来讲是怕看到不干净的东西,说不定哪个树杈子上曾经就有人吊死过。另一方面这是走山路的规矩,因为山路陡峭,走山路的时候尽量看着脚底下的路况,抬头容易让人走神,一走神就很容易发生意外,所以外公提前叮嘱他们不要抬头往上看。

可脚印在这里消失了众人一时也没了方向,全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外公。

外公让他们别着急,仔细在周围排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说着自己坐在地上抽起了烟,好像笃定在这里一定能找到死者尸体一样。

别说,没过多久他们还真在附近发现了一些东西,是死者的鞋子,一只放在地上压了三块石头,另一只放在石头的上面,也就是两只鞋子叠起来中间夹着三块石头,特别诡异的画面。

外公过去看了看,闻到周围一股尿骚味,然后问他们谁带钱了,事主站出来说自己兜里有,问外公要多少。

外公说两百就行了,多了这钱可不好花。

事主不明白我外公这话什么意思,不过还是从兜里掏出钱递了过去。

外公接过钱把死者的鞋子抽出来,然后扔掉其中一块石头把钱放在了剩下两块石头上面,然后告诉他们可以回去了,死者的尸体已经找到了。

他们感觉晕晕乎乎的,这啥都没见着怎么就说尸体找到了呢?

外公让他们放心,天亮之前尸体会出现在村口,到时候(威信公众号:何三御)直接抬回来就行。

他们虽然不太相信,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暂时先回去。

等到第二天东方吐白,事主立马叫人去村口打探情况,临走外公叫他们拉个板车过去,大概几分钟的时间,就见他们几个人拉着板车从村口一路小跑回来。

等来到门口,众人都往板车上看去,只见板车里盖着一张白布,白布下面有个一动也不动的人形。

事主看到我外公直呼神了!然后说他们刚走到村口就看见地上躺个人,走近一看正是他父亲的尸体。

后面事主一直追问我外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公随便敷衍了两句让他别想太多,好好把丧给办了才是正事。

事主问我外公是火化还是土葬,外公说不用火化了,直接土葬。

等把一系列的事儿给办完,最后结钱的时候外公少要了一百,说这是规矩。事主见我外公不肯要也不再强求,临走送了我外公两坛自家酿的粮食酒,外公欣然接受。

听外公讲到这我就知道这事肯定不止起尸那么简单,于是追问。

外公告诉我鬼敲棺分两种,前面我也说了,一种跟鬼敲门差不多,还有一种就是动物跑进了棺材里面弄出来的声音。

可我纳闷的是,当时守灵那么多人难道就没人发现有动物跑进棺材里吗?

外公笑了笑说这动物可不一定就是守灵的时候跑进去的,在尸体放进去之前就待在里面也不是不可能。

难道有人搞鬼?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威信公众号:何三御)

外公说没错,确实是有人搞鬼,然后把事情的原委给我一一说了起来。

在90年代,民间江湖的最后光景,尚有一些奇人异士,这些奇人异士干什么的都有,这其中有一种人叫做闹白市,起源于神调门,行事诡秘性情奸诈,后演变为一种职业。

古时候我们这行跟闹白市打交道的不少,不过大多都是死对头,因为闹白市主要业务就是在丧礼上搞鬼骗钱,而我们又负责丧礼怎么可能会容忍对方撒野,所以久而久之双方就发展成了死对头。

但凡事皆有例外,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们这行其中也有人与闹白市交好,至于交好的原因那自然是为了伙起来骗钱。

怎么骗呢?就是自导自演。

说白了就是我们这行接个活儿,然后跟闹白市的知会一声,闹白市就会在丧礼上搞出来一点动静,让事主家产生恐惧,然后再出面把事情平了,收到钱两人平分。

外公那次就是遇到了闹白市的人,这个人应该是出租给事主冰棺的那个人,在出租冰棺之前就往冰棺里面放了动物,这个动物据外公说是黄皮子,因为在找到死者鞋子的那块地方有很重的尿骚味,跟黄皮子接触过的人一闻就能闻得出来,这也算闹白市的一种象征。

那冰棺是事主拉回来的,拉回来的时候谁都没有检查,到了夜里守灵的时候黄皮子在里面敲棺给人营造一种恐惧感,然后再由闹白市出手不知用什么办法把他们给迷住了,包括我外公。

我外公其实对闹白市也不是很熟悉,只是听老一辈的说过,闹白市很擅长迷幻人心,据说还会用术。

他们最常干的就是偷偷在死者躺着的灵床底下,用脏血(威信公众号:何三御)画小鬼,让一家子晚上都做噩梦。又或者偷偷换掉长明灯的灯油,让长明灯一晚上都不安分,然后趁机出来高价兜售高级灯油,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外公说他之前也觉得死者无故起尸有点奇怪,可当时找尸体最重要也不容让他多想,所以就没想到会中了闹白市的手段。

直到他见到那些脚印他才反应过来这起尸恐怕是人为事件,因为仅凭死者的体重根本踩不出来那么深的脚印,这只能说明是有人背着死者两个人的体重加在一起才踩出来那么深的脚印。

刚开始他只是怀疑对方是闹白市,但真正确定还是因为看到了死者那两只鞋子摆放的造型,这是闹白市一种传递信息的方法,两只鞋子中间夹着三块石头,这说明对方要三百块钱了却此事,显然对方也知道我外公有点本事,不然是不会那么轻易就算了的。

鞋子周围的尿骚味也算是对方给我外公传递的信息,因为闹白市的人大部分都有养宠物的习惯,有的是黄皮子有的是狐狸,总之什么动物邪性他们就养什么。

我外公也不想惹是生非就让事主花钱消灾,不过并没有给对方想要的那个数,而是扔了他的一块石头给了两百块钱。

外公扔石头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其实也是告诉闹白市的人别太过分,给你两百见好就收。

闹白市的人当时肯定是藏在周围,我外公说的话他也能听见,跟事主他们说明天尸体会出现在村口也是告诉闹白市的人,拿了钱你就按照规矩把尸体放在我说的地方。

虽然闹白市名声不好,但他们这行也有自己的规矩,就是收了钱必须要把事善了,这点信用他们还是有的。

其实回过头来看看,这闹白市骗人的时候出现不少纰漏,例如冰棺的门是被打开的,要知道起尸的尸体可不会开门,这就足以说明当时是有人从外面把门(威信公众号:何三御)打开搬出了尸体。

只是我外公当时只想着怎么避免与起尸产生冲突,从而忽略了这方面,才会着了闹白市的门道。

至于为什么闹白市的人可以迷幻人心,听外公讲他们会一些歪门邪术,再加上常年与狐媚子黄皮子这种邪性大的东西接触,时间一久自然有办法遮人眼。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掌握了人性,如果这场白活儿没有专业的人操办,估计他们听到敲棺的声音早就吓得屁滚尿流,那么闹白市也不用再费那么大劲铤而走险当着他们的面盗尸,直接等他们跑走捡现成的就行,只是这样一来付出的费用可就不止两百块钱那么简单了。

这件事虽然彻头彻尾外公从来没见到对方的模样,但这次打交道估计是我们两个行业之间最后一次碰撞。

时代在变,人也在变,有很多东西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些只是我知道的,那么我不知道的呢?

还会有多少人知道呢?(威信公众号:何三御)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