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在特定场合发生的故事——1. 异乡的酒店之“来自梦境的访问者”

春雷轰鸣,万物滋长,不知不觉已是惊蛰。

窗户被雨水打湿,外面的世界仿佛变幻了模样,不成形的色块在流动着,隐约间让人忘了时间。

“这是你的药。”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转身,还有些恍惚。“谢谢你,李医生。”我接过药说道。

要不是X在我身边一直念叨着,我估计也忘记了要来这里。

“一段时间没来了,估计你的计量减少了吧?”李医生说。

“或许吧。”我说道:“不过最近比较忙。”

“好吧,那今天就这样了?”

“嗯。”我点头。

我起身向门外走去,开门却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我俩打了个照面,他低着头走进了屋里。

会来这里的人,都心知肚明彼此的目的。

我与李医生相识已久,似乎从搬到这个城市开始,我就会时不时的来她这间私人诊所里。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健康问题,只是压力一大就容易失眠。而李医生的这家诊所,便是专门治疗睡眠问题的地方。

不想,从第一次来这里已经过去将近十年了。

这十年之间,她出席过我举办的座谈会,我参加过她的婚礼和她孩子的百日宴,可以算是心照不宣的朋友了。所以,偶尔我们也会在诊所之外的地方见面。

从诊所出来之后,电梯刚到达地下一层,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车钥匙落在了她的办公室,为了不打扰正在进行的诊治,我默默的又返回了诊所,坐在前厅处静静的等着。

刚落座没多久,却听闻诊室里传来了吼叫声。

不是李医生的。

其实诊室的门是厚重且隔音的,但那个声音还是穿透了过来。

“我不要睡觉!我不要睡觉!”那人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听不见李医生的声音,却又闻那人再次吼道:“你不要逼我了!!!”

一阵安静之后,诊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只见那少年双眼和鼻头泛红,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他似乎被惹恼了,路过我的时候也狠狠的给了我一眼。

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被鲜红的血丝充满了。

李医生没有打算追回少年的意思,看见我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事吧?”我问道。

“没事,习惯了。”李医生转而问我:“怎么又回来了?”

我说明来意,她看了看手表说道:“反正也是饭点了,不如一起吃饭吧。”

她带我来到了一家日式餐厅,我们被引到了一间小包厢,最多可容纳四人用餐,推拉门被打开之后,我们拖鞋入座。

“这家餐厅的鳗鱼很不错,要不要尝一尝?”李医生开始点餐了。

“随便,我都可以。”我有些心不在焉,其实是还惦念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正如我说的,她与我相识多年,一眼便看出了我的心思。点餐完毕,服务员离开拉上门之后,她才小声的说了一句:“好奇刚才的事情是不是?”

因为她是我的医生,所以对待她我从来没有什么可掩饰的,反正也没有用。

“那个男孩怎么了?”我直奔主题的问道。

李医生叹了口气说道:“我行医这么多年了遇过无数患者,大多数都和你一样,是为了治疗睡眠障碍而来的,没想到还会碰到这么一位。”

“怎么?他真的是为了不睡觉而来的。”我玩笑般的说道。

“还真被你听到了,看来这隔音效果还有欠缺。”李医生说道。

我有些诧异,虽然猜测被证实了,但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不睡觉?”我问。

李医生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觉得荒唐的很。”

我没说话,只用期待的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正和你意,”李医生转而说道:“但是,不好意思,我们有保密协议,不能对外透露病人的病情。”

我调整了坐姿,上身又向前倾斜了一些,说道:“但是,说说病情以外的总可以吧?”

李医生忽然哈哈大笑,指着我说:“你果然还是老样子。”

看见李医生也算是松了口,我也松了口气。

李医生告诉我这个故事主角,亦是我之前遇见的那个少年,叫做小C。她第一次见到小C的时候,正是今年年后之事。新年过后,李医生比往年晚了几周开业。她清楚记得诊所第一天开门营业之日,天气微寒门可罗雀,小C穿着一件比自己大几个号的羽绒服,一大早便被他母亲领到了诊所里。

在做了一番常规的检查之后,她发现小C双眼无神、意识恍惚,眼白被血丝爬满,眼珠不自觉的微微上吊,这一看便知是睡眠不足导致的。但是让李医生没想到的事,寻常人的睡眠不足都是生理或心理被迫导致的,而小C的睡眠不足却有所不同。

李医生续而又询问了小C的母亲,结果令人惊讶。

小C的熬夜和不眠并不是通宵打游戏或者课业繁重造成的,而是单纯人为的。换句话说,就是他自己硬抗着不睡觉。

“你知道人最多可以几天不睡觉吗?”李医生突然问道。

我摇头。

“十天。”李医生说:“十天左右不睡觉,就有可能导致死亡。”

李医生继续说,而小C的母亲告诉她,孩子已经八天没有睡过觉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不依靠任何药物就能不睡觉这么久的第一个案例。”李医生说:“你可以想象吗?他全靠意志力在支撑。”

“能够支撑这么久吗?”我好奇的问。

“据我所知,十分罕见。要知道不睡觉对于身体的损害是非常大的,而且睡觉这件事情,如果是没有入睡障碍的人群,身体在感到疲惫时是会主动入眠的。他已经八天没有睡觉,在我看来,他能直立着走进我办公室而没有晕倒,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李医生简单向我科普了一下,一般情况下24小时不睡觉后人会处于亢奋状态,大脑的边缘系统受到刺激,通过增加多巴胺水平来试图补偿睡眠不足,而多巴胺能够传递开心及兴奋的信息。然而,当被剥夺睡眠的时间超过这一点之后,所有的快乐感将会逐渐消失。在48小时不睡觉后,人的免疫反应和判断力将会受损。人也会感到恶心,可能还会出现胡言乱语的情况。最糟糕的是,驱使人体运作的能量将几乎完全耗尽。这是因为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没有得到休息,人体失去了代谢葡萄糖的能力,所以人将会精疲力竭。三天后如果人还不睡觉,这时的后果已经不堪设想了。因为这时大脑会出现幻觉,会开始看到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因为身体拼命地想知道它正在经历的事情。缺乏重要的化学物质和营养素,以及疲惫的身心,这绝对不是一种愉快的经历。此外,所有先前的影响都会变得更糟,身体开始停止运转。这是一个明确的迹象表明人有可能成为“行尸走肉”,此时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交流或运转。

“而八天…”李医生摇了摇头:“在不服用兴奋剂的情况下八天不睡觉,我也是闻所未闻。”

“他为什么不睡觉?”我问。

李医生在了解情况后,当时也问了小C母亲同样的问题。

没想到,小C的母亲说,是因为做梦。

“做梦?”我惊讶于这个答案。

李医生点头。她在之后的几次治疗里,对于小C不愿意睡觉的原因也渐渐清晰了许多。虽然作为无神论的她觉得有些荒唐,但是看到小C讲诉时候的神情和歇斯底里的情绪,从专业的医生角度判断,他并没有说谎。

小C确实是因为害怕做梦而拒绝入睡的,这一切都要从他们全家今年的新年旅行说起。

小C的故事

小C的成绩在班级里不算优秀,但是因为家庭较为富裕,因此也没有高考的压力。每年假期父母都会带着他去国外旅游,让他锻炼英语的同时开拓眼界,为将来出国留学做好准备。也正因为如此,每年新春之际全家人都会一起准备新年之旅。

但今年有些特别,原本定好的欧洲之行因为航空公司遭遇员工罢工,而导致出行变更。斟酌一番之后,一家人选择了去国内的一个温暖的小岛之城——T市。

早就耳闻T市冬季如春,年味浓郁,而且其新年庙会和夜市也是全国闻名。所以小C和家人还是十分期待这趟旅行的。不曾想,一切的美好都在入住酒店的度假屋之后的几日彻底打破了。

小C和家人因为是临时修改新年旅行计划,所以在旅游旺季之时市中心的高档酒店全部已经预定满了。无奈之下,小C的父亲托好友关系为其家人找到了一处临近市中心处闲置的独栋度假小屋。

租借一整栋房子过年,似乎是近几年比较兴起的一种旅行和过年方式。这家酒店其余的几栋都已经租出,唯独还剩下这一栋今年过年正好处于空闲期。小C一家听闻大悦,便一家老小共六口人搬进了这栋三层楼的房子内。

这栋房子虽然利用率不高,但看得出来有人常年打扫。度假屋的服务人员拿着钥匙帮忙开门和搬运行李,进门后虽然屋内弥漫着一股潮湿且霉涩的气味,但是也算窗明几净装修考究,让小C一家人感觉很幸运。

在仔细参观了这栋房子之后,一家人便开始安排住宿。

这栋楼虽然有三层,但是一共也只有三间房。两位老人住在一楼的客房,小C的父母带着弟弟住在二楼的主卧,他自己则选择了二楼靠近楼梯口的房间。通向三楼的楼梯在一半的地方竖着一扇铁门,已被锁上了一个硕大的铁锁无法打开。门上贴着一张“非公勿入”的告示牌,估计阁楼是一个放打扫物品的杂物间。

就这样,小C一家人安心入住了下来。

到达T市之日已是除夕,虽然此处临近市区,但是极其安静,只有一条小路连接着城市和这里。所以,入夜之后虽然也能欣赏到城市上空的烟花,却不曾闻见鞭炮齐鸣的声音。吃过年夜饭之后,一家人也说好一起看电视守岁。可是,时间刚过十一点,家里的老人和年幼的弟弟就支撑不住了,大家只好各自散去了。百无聊赖的小C只好拿着电脑看着电影打发时间,不知不觉也在电影声中睡着了。

就在小C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咚”的一声巨响,像是什么重物跌落撞击地面的生硬,将小C吓醒了。续而便是一片寂静,小C便以为是错觉。

小C又看了看电脑,电影还在播放。或许是电影里的声音,小C自己想着。同时,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这个新年就在迷迷糊糊之间度过了,小C想想叹了口气,打算关上灯继续睡觉。

小C将台灯关掉之后,屋内一片黑暗,就在此时躲在云彩之后的月亮渐渐露了出来,从房间的光影中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月光倾泻而入的样子,从房间一角慢慢灌入忽而照亮了整个房间。

当月光正好洒到门边的时候,房门的门把忽然转动了一下。

小C警觉了起来,他盯着那个门把。

“咔哒”。

门把又转动了一下。

小C以为是家人,便喊了一句。

没想到,门那边好像有了回应一般,迅速转动了两下之后,竟然发出了“咯噔”的一声。

小C知道,那是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那扇正对着自己床脚的木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露出了一条缝隙。

缝隙那头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良久也没有任何人出现。

小C和那扇门仿佛都静止了,而就在小C打算起身去关门之时,门又自己“嘭”的一声利落的关上了。

小C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还手捧着电脑躺在床上,台灯还亮着,门也是关上的。

原来之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小C虽然心有余悸,但还是关灯睡觉了。

这一夜,小C睡的一直不踏实。但他觉得估计是自己认床,之后就会好了。可没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才只是噩梦的开始而已。

从那一天开始,小C每晚都会梦见一模一样的场景。

自己不小心在房间里睡着了,关灯后,房间内月光浮动,等光影走到房门的时候,门把会转动起来。就连这个也是有规律的,一开始是一下一下的,约莫三两下之后,就会快速的连着快速转动两下,然后门就会发出刺耳的吱呀声打开了。这样的画面静止一阵之后,门便又会自行关上,然后小C变会随着那声关门声从梦中惊醒过来。

反复如此。

但也有不同,小C发现每一次做梦的时候都会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一次做梦门都被打开的更大一点。

那条门缝在变大。

渐渐的,到第五个晚上的时候,门已经半开了。

小C依旧盯着那扇门,等待着门被狠狠关上的那一刻,也是让他从梦中自由醒来的那一刻。可迟迟的,那门不知为何,这一次没有关上。

慢慢的,从门外的那团漆黑之中,一个东西出现了。

那东西十分的细小,以至于刚出现的时候小C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在昏暗的光线中敏感起来的视线,还是很快的捕捉到了那东西的存在和移动。

刚开始只是一个白色的小点从黑暗中突兀的出现了,接着变成了一个树枝一般的东西,再看不仅是一根,而是四根。它们依次从一团漆黑中钻了出来,然后“啪”的一下全部扒在了门板边上。

这时,小C才反应过来。那四个像树枝一样的东西,是手指。

那四根灰白色的手指,好像没有指甲,也没有其余的部分,紧紧的扒在门边,然后慢慢的这样将门一点一点的又推开了一些。

第五个晚上的梦就在这里戛然而止,小C再次惊醒。

此时的他正躺在一楼的客厅沙发上,这也是他在T市度过的最后一晚。

这一趟旅行虽然夜晚一直被噩梦困扰,但是白天的游玩却很令人满意,因此小C虽然觉得蹊跷但也未向家人提起过。毕竟,新年里提及这些东西,多少会让老人们觉得忌讳。

在T市之旅结束的时候,小C觉得噩梦就此也会随着结束。

第六晚,小C和家人经历了四个小时的飞机后疲惫不堪的回到了家里。收拾好所有行李,小C倒在床上立刻睡着了。

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那栋三层楼的房子里面。还是同样的房间,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场景。

一切都和之前一模一样。

房内一片漆黑,月光开始浮现,门渐渐被打开。

而这次不同的是,一只完整的手和胳膊出现了。和之前一样的灰白色,那只手伸入门内,在门口胡乱的摸着。

从这个画面中小C大脑开始迅速的飞转着,他发现门因为那只胳膊的伸入又被推开了一些,还剩下三分之一就要全部被打开了。而门外却依旧漆黑一片,那浓稠的黑色似乎是有生命的,紧紧的包裹着一些可能被看见的物体,除了那条惨白色的胳膊。

再从胳膊出现的角度来看,不难推算出来,这个胳膊的所有者至少身高两米以上。

梦在此处,断开了。

一身冷汗的小C坐在床上瞪着眼睛喘着粗气,此时的他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小C这才将在T市和自己梦见的一切告诉了家人。果然,大人们态度一致,小C被安慰道,一切都是旅行太累的原因后便不了了之了。

事情也从这里开始,有了一个质的变化。

自从那个胳膊出现之后,小C相继的又在梦里看见了和那条胳膊一样的灰白色的脚趾、脚掌,慢慢的随着开门之后到梦醒之间的时间的延长,随之一起出现的还有一颗头。

一开始只是一个头顶,在黑暗中确认头顶的存在还是有些难度的,但是那几缕黑色枯槁的头发顺着门缝随着空气流走的方向,在明明没有风的房间里门口渐渐飘入,才让辨认变得简单和清晰了许多。

头顶出现之后的那个梦,那人的整颗头颅也伸了进来。

但却看不见脸,因为那被头发仔细包裹住的头,让人几乎分不清前后。

即便如此,小C也知道它在看着自己的方向。

小C从这个梦惊醒之后,便开始不敢入睡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小C无法正常上学和生活了,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整天大量的喝咖啡,晚上通宵打游戏。当然,依然会有体力不支而不小心睡着的时候。

每每当小C迷糊睡着之时,他都会在梦中清醒的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房间。

最后一次小C回到那个房间的时候,那个房间的房门已经被全部打开了。房间里除了在床上的他之外,门边还有一个顶着天花板站立着的人一样的东西。

它脑袋顶着天花板微微向左倾斜,一身灰白如死去的枯树一般,它的四肢比例极其不协调,一双胳膊几乎要垂到小腿处。它的头全部被头发包裹着,而那些头发又在脖子处被铁链一样质地的东西死死地勒紧,从远处看就像一颗黑色的没有光泽的气球。

它在靠近我。

这是小C开口后对李医生说的第一句话。

故事至此,我依然有点意犹未尽。

突然,包间的门被拉开了一条缝,我警觉地打了一个激灵。

门彻底打开才发现,原来是前来送菜的服务员。

菜上齐之后,我迟迟没有动筷子。

“现在呢?”我还是开口了:“现在这孩子怎么样了?”

“今天来复诊了。”李医生说:“让我不要再给他开安定的药物了。”

“这么久了还不能睡觉?”

“那孩子的意志力确实惊人。”

我和李医生各自沉默,安静的吃了一会儿饭。

忽然,她又开口道:“那孩子说他不想以后都不想睡觉了。”

“为什么?”我赶紧追问道。

李医生夹了一块鳗鱼放在了我的食碟上,说道:“他说,那人已经站到他床边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